如何解除心中憂苦/達賴喇嘛

請發問。

(發問:)有一陣子我的內心很憂慮,令我無法專注。這時,內心也不能安樂。請開示,我該怎麼辦?

近來,物質發展極為迅速。如果只是關注物質發展的話,自然不能分離我慢、嫉妒、攀比等。請看西方國家,西方社會的競爭力非常強烈。由此,也產生了極為強烈的嫉妒及攀比。如果只關注經濟的發展,「侵略性變得很強,或保持強勢,才會有好處。」會產生這類想法,且認為:「遵守道德、謙虛,會讓自己吃虧。」導致只關注物質發展的國家中,忽略了如何提昇心靈的善良品質,(且說善良)是種懦弱的體現。所以,美國等西方國家,在嫉妒及攀比的大環境下,既便很富裕,但內心卻會感到憂慮、不安。

以教義而言,之所以內心會不安,其主因是把我看得太重,以自我為中心「我會怎麼樣」的想法過於強烈時,內心的焦慮有會隨著強烈。焦慮越強,越容易浮躁;浮躁會帶來憤怒。為能預防,平日應當保持善心。善心是指誠心對待周遭的所有人,視其為近友,這樣一來,與認識的任何一位相處時,就會減少憂慮,能夠誠心視他為近友、與他人接近,其主因是遠離以自我為中心的想法、極端的自私。我們是社會性動物。因此,每一位從出生起至死,皆需依賴著某個社會才能生存。

近日,因科技的發展,創造出種種機器人,它們會煮飯,也會送菜到嘴邊,的確令人匪夷所思,也是一種技術。可是,再好的機器人,是絕對無法流露慈悲。像是我平日所說,某位女士或是你們在家人,花大錢買下鑽戒,雖吻鑽戒,鑽戒卻不會有任何反應,還不如養隻小貓小狗,對牠們好,牠們還會反過來舔你,不是嗎?

當我們在鬱悶的時候,若能真心對待某隻小狗,牠會跟我們搖尾巴、舔我們、歡喜地貼近我們、激勵我們,但金、銀、鑽石等任何物質皆無感受。所以,只關注物質發展,或物質發展到什麼樣的高度,這些物質不會以愛心善待我們。

以前去美國的某所大學時,會見了該校長,他非常有學問。我們聊了一下,他說他的薪資很高,大約一兩百萬美元。因為是校長,自然會出名,也有學問,我們倆一起坐車,且聊了起來。校長說,他很不開心,一直在抱怨。我說,沒關係,不用擔心,我們同樣都是人;人的樂苦隨著內心的思惟而變。於是,我做了些相關的解釋,並握著他的手,車程大約一個小時,邊走邊聊,針對思惟的內容聊了一個小時,居然改變了他的人生。

之後,從與他同校的同事們聽說,過去我們的校長很鬱悶,且孤獨一人在自己的辦公室,自從遇到了您之後,校長變得很開朗,會主動跟所有人打招呼,卻也叫我們多做事情。看來,這位校長之前因為鬱悶才會一人獨處。這就是人,會隨著思惟而變。

總之,如同我剛剛所說,透過與內心有關的思惟方式,更正自心,以認知內心、精通心理學的方式,預防瞋心。瞋的產生,其主因就是過度地看重自己,懷疑他人也會產生瞋心,關懷他人是無法產生瞋心,其中的差別很大。

以我個人來講,我們會為一切有情迴向。如果這種迴向是言行一致的話,我們更需要近距離的愛護這世上的七十億人,互相做朋友,關心對方。「願一切有情具樂及樂因」、「願一切有情離苦及苦因」,所發願的一切有情看似在其他國土,但對周遭的人,又是吵架,又是嫉妒,又是批評,這樣有意義嗎?我們雖然需要為其他國土的眾生著想,但首先需從自身周遭的人開始做起。先去愛護周遭的人,不去算計他們,真誠地對待他們,以潔白的心迎接,自然會成為朋友。如同剛才所說,哪怕是一隻狗,愛牠,牠也會愛你。人也是;愛他,他也會愛你。

我平常都會這麼說,如果我自恃地認為:「我是達賴喇嘛,我與眾不同」。我將是孤獨一人,沒有朋友。我一直想著:「我們一樣都是人」,即便遇到一位乞丐,也會想著:「 我們一樣都是人」,馬上與他握手,善待對方。

前年還是大前年,從印度南部坐飛機回來的時候,在機場裡有間狹窄的等候室,我在等候時,一些官員來跟我拍照。看到有位清潔工在旁,看似相當貧困。我叫他過來,請他坐在我的座位旁,與他一起拍照。之後這位貧困的清潔工說:「你一點都不自大!」因為我以「我們一樣都是人」的想法與他相處,我也很開心,這是個很好的表揚,不是說:「達賴喇嘛很神聖」。而是說:「您不分貴賤,所以讓他內心很歡喜。」這是我要的讚賞。「我是達賴喇嘛」、「我是上師」、「我是大上師、大人物」這麼想,我將是孤獨一人,沒有朋友,沒有任何好處;秉持「我們一樣都是人」的想法,遇到誰,我都會以微笑迎待。

有時也會遇到一些人,對他微笑時,對方卻不笑,我就會這樣搔癢,對方就會笑。我們都是同樣的人,出生的那日,同樣都從母胎出生。母親餵乳,且受母親關懷,這都一樣。臨終時,四周若有充滿慈愛的親友在旁,也能安詳;臨終時,四周親友若擺一張臭臉在旁,不可能安詳地離去。人生也是如此。

科學家經由研究發現,兩隻受傷的老鼠,一隻有伴,一隻沒伴。這麼實驗時發現:有伴的老鼠,會被同伴舔傷口,所以這隻有伴的老鼠,且被同伴舔傷口的老鼠,很快就能癒合。那隻孤獨無伴的老鼠,卻很難癒合。這是科學家說的。

對人而言,慈愛是極為重要的。你,為了避免內心的憂鬱,應該多持善心、愛護他人。如果對他擺張黑臉,卻又期待他人能愛你,這是愚蠢的做法。自己要先對他微笑,善待他人,慢慢的,他人才會歡喜你、愛你,所以絕對不需憂鬱。

我們都是同樣的人,尤其又生在西藏社會,在我們的嘴邊常掛「一切有情」,且對其發願,而且會常強調慈愛的價值,這點我們都是一樣的,你應該放寬自心。鬱悶的時候,需要好好觀察,如同剛剛所說,以善擇諸法的智慧觀察。

像我的老師林仁波切,也是具足戒的傳戒方丈,他圓寂了。平常林仁波切在世的時候,會有種背後有塊巨大堅定的岩石可被依賴的感覺。林仁波切圓寂時,這塊可依賴的岩石不復存在,悲傷至極。但我換個角度思惟,林仁波切在世時是我的依靠,雖然他已不在,但我應努力負起責任,滿足林仁波切對我的期望。將悲慟轉為心力、將不歡喜的心轉為心力!

我也對他人這麼說,當他們的父母、親友、伴侶離去而內心憂慮時,我會說:「不要憂慮!」我們敬愛的對象雖然離去,但應想:「我須承擔更多的責任。」敬愛的對象雖然離去,但他們在世的時候對我的期望是什麼,我一定要努力完成。若能將憂慮轉成心力,將有極大的幫助。

以佛法的教義而言,好壞都是觀待而有,並無絕對自主的好壞。實際上,諸多元素都有好壞的成分,所以根本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好壞。當我們心不安、生起貪瞋等煩惱時,便會抓取其中的一點,看到這是完全的壞,令內心不安,產生憤怒。

相反的,若能以廣泛、多元角度看待真相,雖有令心煩惱的某個點,但也有令心激勵的其他諸多因緣,這是絕對有的,並非沒有。由聚集諸多因緣而有、觀待因緣而有,這點極為重要。如果我們的情緒只從單一的角度去看,只看單一的點,若其是壞,就會放大該壞性,看成絕對的壞。若以廣大的角度去看,會知道:「雖有壞,但也有好,所以並不嚴重。」想法會隨之改變。

就像中國侵略者令我們飽受艱苦,但可由「違緣轉道用」的思惟,不會產生強烈的憤怒。對自己喜歡的親友,只看對方的好,便會產生貪執,若全面觀看真相,也會看到壞的點,才能保持內心的平衡。這種做法英文叫 Realistic(實事求是)。

只從單一的角度去看,你絕對無法看到真相,不知真相,我們的一切努力則不能實事求是,為了能夠務實,我們需要知道真相,為了能夠知道真相,你必須持有全面觀,O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