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如意牟尼夢語》佛法基礎五:由「內心對外境的影響」看業果之理


一、由現代研究看慈愛心對外境的影響

增上果在說的主要內容是,如何由業而使外境發生變化。雖然我並不是要說,所有的外境都由業造成;但基本上,若心上的能力可以對外境造成影響,則說業的能力可以影響外境也就很合理了。

關於「內心影響外境」這部份的研究,有些資料可以跟大家稍微說一下。第一份資料來自美國一個名為「修慈心」的活動成果報告。雖然不知道他們在修的是不是真正的慈心,總之這個計劃主要是研究修慈心能否使外境發生變化。這個實驗剛開始時參與的人數很少,此時他們觀察的外境並沒有發生變化;但後來他們結集數千人同時修慈心,對外境造成的影響是,在那段時間裡的犯罪率下降,因此他們認為修慈心可以對世界帶來正面的影響。另外在斯里蘭卡也有相同的活動,當時參與的人據說有數十萬人,他們同時一起觀修慈心,同樣也對外環境造成了影響。還有一個例子,但我一向對於人名的記憶力很差,只記得是一位在美國訪問過很多名人的女士。在訪問過多位醫生後她說:「很多醫生都有這樣的經驗,只要有人為病人祈求與祝福,不論是家人或朋友,也不論用哪種宗教儀式,都有助於疾病痊癒。」

從佛教的觀點來看,向世間造物主祈求,是在對著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對象祈求;從其他宗教的觀點來看,向佛陀祈求,是對著一個已經死亡的人祈求。但是,那些醫生的經驗卻說,無論信仰什麼宗教,只要為病人祈願都有幫助。我覺得這個現象應該可以這樣解釋:病人獲得的幫助,主要來自慈愛心的力量,不一定是宗教教主的力量,就算來自宗教教主,也是源自於祂慈愛的力量。為病人祈願時,祈願者內心希望對方快樂的慈愛心,是這個心的力量使得病人容易痊癒。

二、由加持物看內心對外境的影響

還有另一個例子,雖然大部份的人不相信,但說出來應該無害,所以我還是說一下。由於身上帶著佛像、上師賜予的加持繩而刀槍不入,很多藏人都有這樣的經驗。但這種事真的很奇特,無法只從加持的角度解釋,因為只要加持物被弄髒,就會失去保護作用,配戴者就會被子彈打中,所以戴一陣子就必須清潔它,因此才說應該不只是加持力而已。再者,它只能擋住鐵的材質,若是石頭之類的武器就擋不住,這真的很奇怪;但若說與加持無關,很多奇怪的現象又無法解釋。

當年西藏失守時,在逃出來的人身上發生很多類似的事。同樣都是加持物,但效力則有大小之別。在他們的口中,有一種加持物最有效,因此而非常出名。有一位本來從軍、後來出家的法師跟我說,當年打仗時,有很多發子彈射向他的胸膛,但那些子彈都只落在衣服上,完全沒有打中他的身體。幾天之後,他的同伴過世,由於他自己的槍不好,所以就去拿同伴身上的槍,但拿的時候不小心讓加持物沾到了血,接著他就被子彈打到,不過他的運氣很好,子彈剛好避開了重要部位保住一命。

以前我在南印度時,曾在很多法師身上看過以下的事。法師到醫院打針,針怎麼都打不進去。因為這種情況經常發生,後來護士們都知道是怎麼回事,原來是上一世林仁波切給大家的加持繩造成的。後來,只要再遇到相同情況,護士就會說:「法師,請您先把加持繩拿起來。」有一次,我哥哥圖滇旺傑格西去醫院打針,針根本打不進去,護士本來要硬打,結果針頭就歪掉了。此時護士想起這件事,便要我哥把加持繩拿掉,一拿掉,針頭就刺進去了。不過這加持繩在我身上就沒有用。

我想,這應該是心的能力造成的結果。以上一世林仁波切賜予的加持繩來說,在這條繩子上有林仁波切心續的慈悲心、三摩地等心的力量,因而產生保護的作用。否則還能怎麼解釋呢?若只從東西來看,繩子就只是繩子而已。總之,若能合理解釋「心的力量能影響對境」,則「由於業而使外境變化」就會比較容易解釋。

三、業果之理的其他補述

關於業果之理,我們只有能力解釋「業如何帶來苦與樂」的總體原則;若要深入細節,探討為何某個業可以帶來某個異熟,這部份就無法透過物力正理成立。由於無法透過事物的道理做出解釋,只能用另一種方法解釋,這個方法是:去研究佛陀曾開示過的法,看看它們的內容有沒有錯誤,最後得到「佛陀不可能犯錯」這個結論,依此而對佛陀開示的微細業果之理生起信心,此即一般說的以三察清淨為理由成立微細業果之理為真。這些內容在經論裡有說,但我不太懂,說不懂的理由是,雖然我可以按照經論去解釋,但這些解釋並沒有很入心,沒有入心就代表其實不懂。

佛陀說的與業果有關的事情,在他說出來的時候,大多已經發生了,但也有一些是當年尚未發生、在佛陀涅槃後才會發生的事。我覺得這部份內容可以再深入研究,不要只因為世尊是佛,所以他的預言本來就應該要能成真,不要用這個觀點去看這件事,應該要公正地做研究。

在佛世時已經發生的業果故事我們無從研究。例如,佛陀在世之時,有一個小孩正用泥沙玩扮家家酒,看見佛陀經過,內心生起了信心,便把手上的泥沙捏成珠寶的樣子,拿去供養佛陀。但因為他的個頭小,無法把供養物放到佛陀的缽裡,就叫另一個孩子彎下腰,讓他爬上去供養佛陀。佛陀接受這塊泥土後轉交給阿難尊者,要他把這泥土灑到寺院的地上,然後說:「在我涅槃後一百年,這孩子會成為無憂王,不但會統治這個世界,也會建造很多佛塔。」當時這段授記有被記錄成文字。這位國王就是後來的阿育王。阿育王本來是個性很強悍的人,後來遇到一位阿羅漢,這位阿羅漢對他說:「佛陀曾經對你做過授記。」後來阿育王的確成為佛教極為重要的護法。

《文殊根本續》裡也提到很多授記,包括龍樹菩薩、無著菩薩如何來到這個世間、弘揚教法等。此外,在印製成書的《甘珠爾》版本中,ན།部的《文殊根本續》第六百零五頁裡提到一段與業果有關的內容。佛世時有一隻對佛陀很有信心的烏鴉,佛陀說:「未來這隻烏鴉會投生為人,名為馬鳴,他會撰寫很多禮讚佛功德的論著。」這也是一段與業果有一點關係的授記。馬鳴菩薩生於佛陀涅槃後四百年。根據歷史記載,他原本是一位非常有名的印度教論師,有一天,他與聖天菩薩辯論輸了,被關在圖書館裡。在過去,佛教與外道的辯論中,輸的那一方必須改變信仰,成為贏的那一方的追隨者。若外道徒輸了,他就必須轉而成為佛教徒,若佛教徒輸了,他就必須成為印度教的信徒。這是一開始就講好的事情。辯輸的馬鳴菩薩被幽禁在圖書館,閒來無事,他就隨手翻閱書架上的佛教經典。沒想到竟在這本《文殊根本續》裡看到佛陀對他的授記,再加上其他的因緣,他的想法轉變,真正成為一位佛教徒。

聽到這裡,現代也許有人會這樣說:「《文殊根本續》是咒乘典籍,它不是佛語,是龍樹菩薩寫的書」。但這種說法很難成立,因為在這部續裡也說,無著菩薩將在佛陀涅槃後九百年出世,他會撰寫非常多解釋大乘佛經的論著,並且判定了義與不了義經。這段話的原文是「比丘名無著,善巧經論義,善辨經藏中,了義不了義」。由此可知,這些內容是在預言將發生的時間前就已寫好了。

也許有人會說,這些內容是不是佛說的,而是印度的大智者們在佛經尚未譯為藏文之前寫的。這種說法依舊不合理,在《文殊根本續》書籍版第五百二十五頁,記錄當時佛對文殊菩薩說的一段話。佛說:「未來你會示現凡夫的樣子,用凡夫行相做佛行事業。那時,你的寺院會有一個喜字,地點在雪域。 」西藏一般被稱為雪域。這段話一般視為是佛對宗喀巴大師的授記。再往後翻幾頁,會看到書裡寫到「具慧最初有མ།字」,意思是此人名字的最開頭有མ།(音:麻)字,而宗大師的名字轉譯為梵文的第一個字就是མ།字,接著又說到「名字之中有名稱(札巴)」,宗大師的名字「善慧名稱」中,就只有「善」一字沒有直接在這段授記中被提到。接著又說他會使得覺窩身像改變。西藏大昭寺的覺窩像本來並沒有戴上佛冠,一直到宗大師時才獻上佛冠,並開始祈願法會的傳統。這些內容一般被視為對宗大師的授記。應該所有的人都同意這些文字不是由藏人,特別是不是由格魯派的人撰寫的,因為這本書在格魯派還沒創立之前就已經付梓,格魯派是在書印出後很久才成立。

四、附說:由授記的歷史推測神通能力存在

從對於未來的預言(授記),可以知道神通(預知能力)是存在的。以前,雖然經書裡有說到神通能力,包括知道未來的事、知道別人的想法等,但那時我不確定這些內容是否屬實。當時我曾向較年長的法師請益,我問:「神通存在的根據是什麼?如何才能相信神通是存在的?」那時,一位法師跟我說:「當粗分心識沈沒、轉為細分的某個狀態,那時作的夢會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同樣地,心識處在某種狀態、到達某個標準時,就可以知道一般人不知道的事。」聽完這些話,當時只覺得可以再想想看,並沒有因此相信有神通存在。

後來,我看到一本書,這本書印出至今已經五、六百年了,在這本書裡完整談到近代西藏失守的事情,包括西藏會被中國統治。不過,這種事有時也許不必靠神通,熟悉政治情勢的人也能做出相同的預測。但書上還說,一位臉上有痣的人會統治西藏,我想指的應該是毛主席吧!書裡還寫到,雅隴這個地方會起戰事。看到一本在五、六百年前就印好的古書上,寫著我們這個時代發生的事,至此我才終於相信,在現代之前的某個心識,有能力看到未來在我們這個時代發生的事。

此外,在宗大師傳記裡的一段文,也幫助我增強對於神通存在的信心。宗大師的傳記寫完並且印製成書,約莫是三百年前的事。這段文是作者引用自其他論著的話。被引用的這本論著與宗大師同時代,成書時間是七百年前左右。書裡談到宗大師的教法,未來會漸漸從三大寺弘傳開來;又提到西藏會被中國從周邊向中間靠近,最後被中國統治;中國人來了之後,若設法擋可以擋十年,之後便無法可擋。當年,若很多藏人早一點知道並相信這些預言,或許會在1958年開始把家當收好帶來印度吧!哈哈。總之,我從三、四百年前就印好的書裡,看到這兩段記錄,清楚地預測了在我們這個時代發生的事,至此,我才終於相信預知能力存在。

現代科學用來確認事實的工具,聽說是儀器與運算方式。我不明白此處說的運算方式是什麼,但我聽說擅於運算有助於理解科學。佛法用來確認事實的工具,相當於運算方式的是因明理路,相當於儀器的則是神通能力。佛陀陳述的業果道理並非隨便亂說,而是以神通觀見而說;再者,只要三摩地的能力到達一定程度,就會有神通,所以神通不是只有佛有,大聲聞也有,印度教的成就者與瑜伽士同樣也有神通。有神通者描述的內容,雖然沒有神通者看不見,但可以被其他有神通者驗證,在有能力看到的範圍內,有神通者會看到相同的結果。此外,神通能力有優劣之別,有人可以看得很遠,有人只能看到靠近的一兩輩子。

最簡要的業果之理是,傷害別人的結果是自己受害,利益別人的結果是自己受益,這部份在上一堂課裡已經概略說過。接下來第七到九偈頌要說的重點是,自己遇到的一切困難,都是過去傷害他人的結果。

不過,有些人把「由業造成」理解成「唯由業所造」,這種理解並不正確。業雖然是最重要的因,但除了業以外,暫時的緣也會對結果造成影響。雖然最根本的主因是業,但若能阻擋暫時性的緣,由於因緣不俱足,果就無法成熟。因此,我們並非完全束手無策,依舊有努力的空間。不過,業的力道有大小之別,若是非常強力的惡業,即使只遇到小小的緣,也會因此領受巨大的痛苦;若是強力的善業,即使只是遇到小小的緣,也會在看似沒有特別努力的狀況下,就領受很大的安樂。

思考題

  1. 你相信內心會對外境造成影響嗎?今天悲桑老師說的例子裡面,你印象最深的是那個例子?
  2. 悲桑老師在今天的課程裡面談到了神通能力,他談業果的時候為什麼要談神通能力呢?
  3. 「由業造成」的意思是「唯由業所造」嗎?為什麼?

1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