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叫「修」?/達賴喇嘛

1995年1月9日於印度達蘭薩拉寢宮

各位兄弟姐妹們,我非常榮幸在此為大家講法,有關心靈的快樂。

當然,我始終相信,人生最終的目標是快樂。快樂有兩種:一種主要來自身體上的舒適,另一種基本上是來內心的想法,或是透過心理的訓練。

心理的訓練使我們快樂

很明顯的,身體與心理上的舒適,這兩者間心理上的舒適較為優越,優越的意思是影響力更大。理由是,如果我們心理平靜、快樂,即便身體上有一點不舒服,一點疼痛,我們都可以克服。換個方式來講,如果心理不安、不舒服,即便此人擁有最好的物質生活,這個人也不會是個快樂的人。這點非常的明確。

因此,心理的感受比生理的感受更為重要,當我們在講經歷的時候,這代表心理感受。心受的直接因來自生理,另一個主因來自心本身,所以有兩種感受。因為心理的感受變得非常重要,很自然的,舉個例子,(心性的改變靠的是)我們內心的訓練。身體上的舒適是可以靠某些方式努力得來的,主要是靠金錢,我們可以要求物質設施。

再來就是心理上,心理的感受是非常重要的,很自然的 …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我們)可能會產生好奇心或是其他問題,像是有否其他訓練的方法可以到達心理上的快樂。

一般來講,人的腦是非常聰明,不像其他的哺乳類動物。只有我們人類,透過好幾世紀,發明某些(訓練內心的)技巧,運用這些個技巧,塑造我們的心。其他的動物沒有辦法做到,我們通常稱為「修」。通常,「修」有兩種,一種是觀察修,這主要是以理由的應用。另一種「修」只是 單純的讓我們的心專注在單一的境上。不經觀察,只是針對單一的點。這兩種方法都能讓我們得到相同的結果及目標。

基本上,心的態度是非常重要且非常有影響力,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是非常重要的元素。

當我們早上起床的時候,在那個當下我們可以感受到清新及喜悅,如果我們的心情在那個當下是愉悅的,那麼在接下來的這一天,一般來講即便會遇到些困難,但因為早上的心情很好,因此早上的心情會延續,當天在面對問題的時候會更為容易些。

某天當我們起床時,心情困惑,或是做了糟糕的惡夢。因此起床時帶著不愉快的心情。因此那天即便是發生非常小的事情,馬上就爆發。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心態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只要精神狀態保持平靜,即便是有不好的事情、不好的消息、災難發生,也不太會被干擾。

通常很多人在這個現代化的社會或是覺得金錢和物質提升是很重要的。實際上,大家把所有的趨勢和氣氛的中心安置在金錢和財富。透過教育可以得到財富,教育也朝向金錢方面發展。我們一般不顧及也不照顧我們的心,太過注重於物質問題,對心的關注卻不充足,我們忽略了做人最基礎的本質,還有對內心的忽略。

當我們講到愛、慈悲、人的情感,這些我們都無法在商店買到。無論你多有錢,你都無法買到這些東西,無法透過教育給予。這些是透過經驗、覺知。這些感受會慢慢崛起。因此現今某些問題,我覺得是因為缺乏意識到或無法接受人的基本價值。另一種講法是,我們缺乏正確照顧內心的方法。

因此修變得很重要,修是種工具來去塑造我們的心。根據我的一點經驗,透過修,當然我是佛教的僧侶,我通常形容我自己是個平凡的僧侶。因此根據我自身的經驗,當然也是透過佛教禪修的方式。

當我年紀越來越大,某些問題事情變得很嚴重時,全心投入的責任也越來越重,我的心隨著年紀也跟著變得越平靜,我希望不是因為身體變弱的原因,身體看起來還滿壯的。但是憤怒、仇恨等,相較下減少了許多,結論是我的心更為平靜、快樂。當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或困難發生時,這些對我非常的有幫助。

當然我認知到這是個困難,我必須要去面對。但在此同時我的心情並沒有受到影響。我絕對可以說這是因為修行的結果。修是非常重要的。修有好幾種不同的方法。在此我想跟你們分享。修是可以塑造我們心的工具,改變心。

我們不應該把其視為宗教課題,如同慈悲心、寬恕他人等這些。我通常統稱這些都是人類的好品質。很明顯地,當我們一出生的時候,我們不受任何邏輯理想所影響,從一出生起,我們便離不開其他人的關愛,之後才會接觸宗教。所有的主流宗教帶著相同的訊息如:慈悲、愛、寬恕、和諧、我們都是兄弟姐妹的概念,這些都是所有主流宗教一再教導我們的。

我感覺在所有主流宗教裡,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課題,然而這並不代表如果你接受慈悲和寬恕的價值,就必須擁有一個宗教,也不代表如果你不再接受任何宗教信仰,就必須忽略慈悲和寬恕等這些的價值。因此我們要能夠分辨不同點,單純的宗教性質是信仰及人類的善良基本品質,這兩種是不同的,對於我來講,我覺得,所有主流宗教都是在提升人類的善良基本品質,沒有其他的。

如果我們一出生就沒有這些人類的善良基本品質,如果這些都不存在,宗教則無法發揮其效應。因此宗教是建立在人類的善良基本品質之上,然後單純的加強這些價值,然後再加上一些哲學概念等這些訊息,為了能夠達到、加強、增加這些好的價值。

止觀二修中哪個重要

如何訓練我們的心?如同我之前所講到的,修有兩種。解剖分析式的觀修,我覺得這是比較有效果的,因為人的聰明智慧,我不太確定這個詞是否是正確的用詞。善擇的智慧,你也知道,我懂的英文詞彙很少,知道的詞彙意思很有限,有時候我可能會用錯詞彙。

在人腦裡,善擇的智慧是人腦最健全的品質,以佛教的角度而言,應該是以懷疑的態度,不輕易的接受,不要急,再實踐,然後再觀其理由,看到理由,再由實踐後的經驗產生了覺受,之後才去接受。這才是佛教徒應有的態度,科學的途徑。運用理由是非常有必要的,透過理由讓我們改變原有的概念。

只是簡單的專注一境的靜坐,在那個當下你可能會覺得減少了干擾,但長遠來講對我們的心沒有什麼作用。解剖分析式的觀修,分析情況,透過理由及實踐才能產生真正的信心,一旦有了信心,你的信仰才會變得非常堅定。即便他們說這不是這麼一回事,我已經實驗過了,我已經對各種情況做過分析。對我而言已經非常的清楚,因此其他的解釋不會輕易動搖我的心。

專注一境的禪修,即是:你會單純地專注在某個點上,禪修不需產生堅定的信心,如果接收到不同的訊息,你會馬上隨著那個訊息而轉變。因此解剖分析式的觀修較為重要、有用。這倆者中,在解剖分析式的觀修時,即便你是正在分析,你應該將內心的能量全部集中為一,這樣一來,我們的分析力會變得更強大及深入,為此,我們需要某種程度上的專注一境之禪修。

這兩種修中,解剖分析式的觀修,在學術界裡被廣泛地使用,如果你曾有專注一境禪修的經驗,便可增強解剖分析式的觀修,令其品質變得更佳、更容易些。

止修

現在讓我們練習專注一境的心,通常最好在噪音聲較少的地方,如飛機、汽車、卡車的這類聲音,特別是滴、滴(電動三輪車)的聲音非常容易被干擾,還有風和瀑布的聲音,無論我們住在哪裡,我們必須運用現有的資源,達到最有效率的方法。趁著卡車司機還在睡的時候,我們早起,這是最佳的時刻,即便身在城市之中,相對的也較少噪音,最重要的是我們的頭腦清楚,訓練心的意思是改變我們的心,靠的是心本身,不是改變外在的意思,頭腦必須要很清晰,沒有一點倦怠的感覺,非常得清楚,保持戒備的狀態。

如果你運用你的心,並保持這種狀態。那麼就可以有效率的做到。傍晚的時候,我們的心會有點懷疑、倦怠感,即便你希望可以做些事情,心就像疲憊的動物,我們無法準確掌控。因此早上是非常好的時間點。

對於初學者,首先先把心收回。 即便心是在我們的身體裡,並不是在身體之外。但心雖然在這裡面,但總是往外探索,事與願違。心總是望外看並議論、干涉外在的事情,從不關注心自己本身,所以我們現在要給心新的指示,至目前為止,心你們對外在的事物檢視地非常徹底,非常好,現在是時候檢視心本身,往內看。

有時閉起雙眼會比較有幫助,有時雙眼睜開,以長遠的利益而言,雖要睜開眼睛,但也不應刻意。更不應刻意閉上眼睛,不要在意睜眼或閉眼,不要受其影響。像是內心想著某件事情或任何事物,在心裡觀想著,不要在乎眼睛所看到的,眼皮如何移動。忽視這些事情,在心裡面觀想,主要的心專注在這裡面
首先,把眼識、耳識等心識收回,一開始你下定決心,在接下來的幾分鍾內,我不會讓這些眼、耳的感官緣取外境。尤其是,即便感官緣外,也不會讓主要的這顆心緣外。內心中,也有緣過去的記憶,以及緣未來的想法,這種必須刻意的遮止,如果可以,在沒有任何的妄念下,慢慢的把時間拉長。這段期間裡,你可能會產生「空」朗朗、什麼都沒有的感覺,像是在虛空之中,又像在深海之中,海面上的海浪雖在進退,但是水還是保持清澈,類似這種。

這是一種方式檢視心的本質,既便不是很容易,但是非常值得一試。

另一種非常容易的方式,就是只閉眼,什麼都不想,只是完全的休息,這樣的修沒什麼幫助,但你可能會產生短暫的釋放。

悲心

這是一種,然後另外一種層次是悲心,我想在此解釋什麼是真正的悲心,真正的悲心不只是有很親密的感覺,前提是悲心並非建立在「這是我的好朋友」的基礎之上,這是對我有好處的,在這個基礎之上,感覺關心、親近,這不是慈悲心,實際上這比較像是附帶條件的愛,真正的慈悲心是建立在觀修的基礎上。

這些眾生跟我是一樣的都想要快樂,也都有克服痛苦的權利,在這個基礎上所感受到的關心、親近感,這才是真正的慈悲,這種慈悲才可以延伸至你的敵人,從某刻角度,這個人或是這個社區對我、我們製造麻煩,因此叫做敵人,是真正的敵人,實際上是真正的敵人,因為對我們造成傷害,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對我或社區而言,他們都是人類、眾生,跟我是一樣的。他們也有同樣的權利克服痛苦,在這個基礎上,建立真正的關心的感受。這是真正的慈悲。真正的慈悲是不偏不倚的,我們狹隘的慈悲或感受到愛的慈悲,這些都是狹隘的,如:首先,現在我們觀修這些不幸的人,這些人正在挨餓,或心靈受到傷害的這些人,記住這些(遭苦的現象),然後你由此產生真正的關心、慈悲的感受。再想諸如此類的更多理由,這些情感是建立在理由的基礎之上,這是有所不同的。貪等情緒是不需要理由的,瞋等情緒的基本性質也是不需要理由的,是種直接反應的情緒感受,(但是,)這種慈悲心是無法自發性的產生。

解剖分析、反覆思維其理由後,才能慢慢產生這種感受。這種情緒是建立在理由的基礎之上的。即是看上去都是相同情緒、強烈感受、 參與感在此。透過理由產生了不同的情緒,因此這兩者是不同的情緒。

當強烈情緒產生時,試著去分析這個感受,當強烈感受生起時,令心止住在這個點上,全神貫注在這個點上,單純的止修在這個點上,沒有任何雜念。這就像寫作在最後時要做結尾,分析到最後像是結尾般的,你的心會下定決心我會持續這麼做,類似這樣的情況,你的這種感受逐漸變弱時,再次進行分析,並試著讓這種強烈的感受再次產生,並在這個點上止修,這是一種方法。

如此的日復一日、週復一週、月復一月,我們的心終究會改變,會有更多的慈悲心產生,更容易抓住憤怒、瞋心、痛恨,這類強而有力的負面情緒,如果你的分析缺乏了堅穩的基礎,卻可突然生起強烈的感受,(這時的你)在負面情緒產生的時後,將會非常的難以控制、應對其負面情緒。

(透過這種)訓練慈悲心的正確方法,同時隨喜慈悲的感受更加強烈時,你會看到憎恨等負面情緒,

認識嗔恨

憎恨所帶來的許多問題,包括我們的健康。持續的生氣會有血壓、失眠、厭食等這些症狀,即便是對你最親近的朋友都會產生負面情緒。因此憤怒對於全球、國際、家庭、個人都會帶來災難。有時候生氣會帶來強而有力的能量,但這種能量我通常稱之為盲目的能量。即便透過嗔恨會帶來其他的附加能量,但這種能量基本上是盲目的。因此無法確認,由這種能量所生之果是破壞性或非破壞性,在某些情況下,我們需要對抗這種情緒,如果某些人無理、不合法的佔你便宜,我們當然有權利去反抗,但必須是不帶瞋恨,這我們是可以做到的。不是件簡單的事,但是我們是可以做的,這種解決的途徑應該透過分析的觀修,而非嗔恨再去對抗,在現實生活中這種對抗是較有效率的。

這是塑造我們內心的一種方式,時間久了之後,你會更明白負面情緒是有害、無用的,是具有破壞性的。一方面,你會歡喜由正面情緒所帶來的效應,再加上對負面情緒的全面觀,現在的你會更謹慎,從心深處與負面情緒保持距離。

因此,負面情緒會自然減少,負面情緒不會像之前一樣出現的這麼頻繁,在此同時正面的情緒會增加。這才是轉變我們內心的方式,越多這方面的訓練,無論是解剖分析式的觀修或專注一境的止修都是讓我們的心更加敏銳,警覺心也會增加。對於日常的工作也會更有效率。

修忍辱

忍辱,內心越強大的時候,忍辱越是容易發起。再強大的自信之下,因為明顯地看到真理,就能自然發起忍辱,短視、狹隘的心對於修忍辱會有困難,自然無法產生忍辱之心。

如果你的心可以看到各種不同的角度,只要有自信、決心,自然忍辱就會產生。忍辱、原諒在我們生活當中是非常重要與實用。

特別是現今,很不幸的由於不同宗教信仰,藉由宗教的名義發動流血等事件正在發生。真的感到非常的遺憾,因此我想要與大家分享忍辱,在眾多的信仰當中所代表的意義,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