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如意摩尼夢語》正文講解:立誓造論


在上一堂課說過,這部論《如意牟尼夢語》分為三大科判,分別是:前行、正行以及結行。今天要講的是甲、前行,也就是立誓造論這個科判。

立誓造論

梵語云:薩巴那 責答 麻尼 巴日噶塔
藏語云:如意摩尼夢語

禮敬三寶

甲一、前行:立誓造論

凡由獲證故如夢,諸菩薩眾所獲理,
由能利益九生故,教授如何喜有情。

《如意摩尼夢語》第一偈

第一偈的第一句,正是我不知該如何解釋的句子之一。才剛要開始解釋,就得跟大家說「這句我不懂」。先跳過這句,直接看第二句吧!哈哈。對他人生起慈愛心的方法與理路,是靠著菩薩獲得的。「諸菩薩眾所獲理,由能利益九生故,教授如何喜有情」的意思是,為了利益其他有情,龍樹菩薩要對眾生宣說他從菩薩那裡獲得的如何喜愛有情、慈愛有情的理路與方法。

再回頭看第一句「凡由獲證故如夢」,這句話應該可以用兩種不同的方法解釋,兩種方法的差異在於對「如夢」的詮釋。第一種解釋是把如夢與空性結合而說,對於如何對眾生產生慈愛心的方法,菩薩們都已經證得、獲得、生起體驗,而我(龍樹菩薩)從已經生起體驗的菩薩尊前獲得了這些方法。大乘道最主要的內容是菩提心與證空慧,無論用什麼方法實修菩提心,都必須在證空慧的攝持、在視之如夢的狀況下實修,所以,在談這些道理之前,龍樹菩薩先以「如夢」二字提醒學習者,至少在最開始之時要稍微思惟一下:這些道理的來源、得到的這些道理、以及我所懂得的內容也都如夢。

第二種解釋是把如夢與如獲至寶的感受結合而說。從有體驗的菩薩處獲得慈愛有情的方法,真像作夢一樣!它太難得、太珍貴,我今天竟然得到了!是在作夢嗎?真令人不敢相信啊!有時我們不也會有這種反應嗎?得到了既稀有又珍貴的東西,高興得連自己都不敢相信,有點恍惚地問道:「這是真的嗎?還是在作夢呢?」我認識一個人,他在學到菩提心的內容後產生一種很特別的感受。他說:「無始以來,我總是珍愛自己、捨棄他人。不只自己內心這樣想,周圍的人也都叫我這樣做,我就這樣一直活到了現在;而今天,我竟然有點相信『應該把別人看得比自己更重要』這種看法,真的好神奇啊!」他說,這種感受讓他無比歡喜。尤其,若慈愛他人的心真的就像如意寶一樣,知道如何擁有如意寶,我們應該會高興得覺得自己是在作夢吧!

本論的必要等四法

一般大論典在尚未正式進入主題之前,會特別談「必要等四法」;同樣地,本論在第一偈闡明必要等四法。必要等四法分別是:主題、必要、心要、關連性。利根的人在做事之前,必須弄清楚目的與理由才會付諸行動。以必要等四法來說,他會先研究該論所說的主題是否屬實?若屬實,進一步會研究這個事實能帶來什麼好處?這好處只是暫時的,還是長遠的?若眼前有好處但對長遠有害,則這件事情就不應該做。假設暫時與長遠都有好處,要再弄清楚產生好處的原理是什麼,明白好處是怎麼產生的。以本論來說,若說依於本論闡釋的方法可以生起慈悲心,利根的人會先去研究生起慈悲心有什麼好處。慈悲心如何讓我們眼前獲益?以長遠的利益來說,書上說依於慈悲心可以成佛,但慈悲心如何帶來成佛這個結果?這些關連性也都必須準確地知道才行。

我想,也許大部份的人跟我一樣是鈍根的人吧!無論聽到人家講什麼,很少想到要先弄清楚主題是什麼、是否屬實等。就算有稍微研究一下,例如也許會問「學了有什麼好處」,但對別人宣稱的好處,例如學了就可以快速成佛,我們大概聽了就信,不會進一步追問。從這種反應可以看出我應該是屬於鈍根的人啊!哈哈。

前陣子有人跟我聊要如何為一本書命名。我說,心的平靜、如何讓心更快樂等書名應該不錯吧!他說,現在的讀者稍微聰明了,不會只看書名買書。因為以前出版商在設計書名時,大多只想著如何用精采的標題來刺激銷售,書名不一定與內容有關。讀者買回家後發現內容與標題不合,以後就不太會光看書名就買書,所以書名的影響力就愈來愈小了。

不要只看廣告,不要只聽表面的說法就相信。對於別人宣稱的好處,要仔細研究這好處從何而來、如何產生,要在內心得到定解才行。這樣說來,本論提出的種種產生慈愛心的方法,各位聽了之後都應該追問它是否屬實,此其一;再者,針對「依於慈愛心,不只暫時上有利益,最終還能獲得佛果位」這種說法,大家也要進一步研究慈愛心如何產生這些好處。然而,話是這樣說,但在執行上大家可能會遇到一點困難。怎麼說呢?剛才我提到,針對一本論最開頭提到的「必要等四法」要仔細研究,不可人云亦云;但是做研究必須具備一定的能力,所以又得先去讀別的書;要讀通別的書,又要再讀更多的書。似乎要把別的書全都學好了,才有能力判斷本論的必要等四法是否屬實的樣子呢!哈哈。這是一個有待解決的疑慮。

其實,某一本經論,若你只打算讀一次、聽一次就過去,似乎可以不必深究必要等四法,即使是利根的人也不一定非要確立必要等四法,就算內心存疑,還是可以繼續往下閱讀學習。然而,若不只打算聽一次、學一次,而是要繼續地聞思修,就必須真正看見學下去的好處。真正看清楚它是真的,相信學習確實能得到好處,就能持續地努力;否則恐怕無法堅持到底,也許學幾天、幾個月後就會放棄。

所以,我們應該想一想,運用本論說的這些理路,真的可以對他人生起慈愛心嗎?本論講的理路只有第一個不涉及佛教理路,其他的都與佛教的見地有關,也就是說,龍樹菩薩把前後世與業果的見地,運用為生起慈愛的方法。因此,若要真正使用這些理路,必須先對佛教見地有透徹的了解。見地愈精純,基於這些見地而發展的理路才能有效地幫助你生起慈悲心;若你對這些見地感到懷疑,不確定它的真假,心裡對它沒有堅固的定解,則這些理路對你的影響也會很有限。

就本論的必要或目的性來說,應該要問的是:利益他人、修習對他人的慈悲心,對自己有何好處?這項作業各位可以在回家之後自己做,想過之後,把答案整理成可以具體列舉的好處。承許佛法並且花時間學佛的人,其實都應該問問自己為何做這些事。有些人唸課誦、做善行,有些人學習經論,有些人做大禮拜,有些人在觀修。做這些事,是為了什麼呢?這個問題,應該誠實地好好想一想。

雖然從某方面來看,這種問題根本不用問;但從另一方面來看,卻是必須問的問題。有時我們只把學法當成一種規矩、一種習以為常的事,只是因為大家都學,所以我也跟著學,至於這樣學下去到底有什麼好處,卻說不出答案。我們做世間的事情時,或許也是用這種態度。有些事我們很清楚做下去的好處,所以我們去做;但有些事,我們並不清楚它到底會帶來什麼結果,卻還是隨波逐流地跟著做。一位住在山上的法師,在某個雨天裡,遇到一位來散心的在家人。這位法師邀他到住處躲雨,兩人隨意地聊天,聊到後來,這位旅人說自己要結婚了。法師問他:「為什麼要結婚呢?結婚的利益是什麼?」旅人愣了一下後說:「這有什麼好問的?本來就該結婚啊!人都要結婚的。」哈哈。我們學法的態度,有時也是這樣吧!

為什麼要學法呢?問出答案之後,先不論答案的品質如何,接著把這個答案和你目前的作法連結,看看是否連得起來。例如,你說學法是為了成佛,那就接著看看自己現在所學的法,如何能讓自己成佛。透過這些問答,若你看到清楚的關連性,就會對自己正在做的事產生把握感,而「以我所行布施等資糧,為利眾生祈願大覺成」這句話也會是你的真心話。否則,心裡沒有「依於這個善行,我可以成佛」的把握,每天在唸的回向文,唸起來恐怕很心虛,也不會產生什麼感受。

本論的主題是慈悲心,所以要試著弄清楚:依於慈悲心如何成佛?慈悲心對今生的利益是什麼?對來生的利益是什麼?對究竟的利益是什麼?思考這些問題時,要設法運用理路,把慈悲心能帶來的好處用理由說清楚。若沒有花功夫認真思惟,聽到別人說起慈悲心的利益,例如聽到聖座嘉瓦仁波切說:「請生起善良的利他心!它對自己、他人、今生、來世、暫時、究竟都很有幫助。」可能會覺得聖座只是在背詩吧!

談完必要等四法,接著進入正題。從第二偈開始,龍樹菩薩會一一提出鍛練慈悲心的方法和理路。

思考題

  1. 什麼是「必要等四法」?
  2. 悲桑老師在這堂課程裡說:「做某一件事情,甚至在學法之前,我們都應該要弄清楚這樣做的目的跟好處是什麼?」你還記得他說為什麼我們應該這樣做嗎?這樣做的理由跟好處是什麼?
  3. 你為什麼學佛?你現在學佛的方法,跟達到學佛的目的之間能夠連的上關係嗎?

編按:藍底白字為《如意摩尼夢語》偈頌文中之科判。

1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