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幼兒早期更大的影響力:成年後的分析觀察/達賴喇嘛

摘自:2018年3月12日第三十三屆心智與生命研討會 – 幼兒期發展和社會情緒學習

(丹尼爾・戈爾曼:)
我想引用您的話,這是您在溫哥華時,對學生們說的,這句話非常簡潔地說到,目前我們正在這個會議所做的事情,會對更美好的社會帶來巨大的影響,您對這些學生說:「這樣的心靈教育,傳授了責任感以及如何愛他,這對你自己和家人的幸福極為重要。隨著家庭變得更有同情心,社會也會變得更有同情心,這就是維持人類生存的關鍵。」

(馬修・李卡德:)
我們認為,保守一點,大約50%的主動因素是基因,50%的因素是源於環境,如被動接觸到家庭環境等。可是從現在起,如果我們有明確方向且具目的,積極訓練我們的內心,這將會減少50%的遺傳因素基因的影響,而非像刻石般的模擬人生。

(麥克・伯文:)
如果你改變了環境,當然,你會改變基因扮演的角色,因為您已經創造了不同的環境。因此,當我們評估基因時,總是與環境有關,也不是說基因的全部現象都與環境有關。

(馬修・李卡德:)
但我說的是內在環境,不像其他。我們可以主動改變內在環境。

(麥克・伯文:)
對,就是這樣,所以你改變環境,也就改變基因的作用。

(理查德・戴維森:)
其中還有其他的重點。當我們說某個東西是遺傳的,這表示周圍環境,完全沒有能力去改變這個東西。所以,某些東西可以是100%遺傳的。但是,我們都知道,如PKU等某些疾病是種代謝疾病,這種病可以通過飲食完全治癒。因此 ,以基因遺傳為理由,而說不可能改變,沒有這回事。

(圖登・金巴博士:)
是的,但事實是,那些說基因論的人,更傾向於某些特定的議題,像是角色的案例…

(理查德・戴維森:)
這只能說明,那是個延展性的問題而已。

(圖登・金巴博士:)
我想要問麥克伯文的是,你知道,基因環境在其他方面發揮著複雜性,我們可以進行干預。在年齡的哪個階段,如20或25歲,不論多大,超過這個年齡層,將無太大的發長空間,是否有這類的研究?如果在某個年齡,錯過了介入的機會,一旦錯過,就算倒楣。

(麥克・伯文:)
即便年紀很大,腦部仍然會產生新的變化,不會因為年齡,結束改變。但是,理查德正在研究,也是我將要發表的內容是,希望之窗是在幼兒早期,那時的影響力最大,可改變許多,因為之後結合其他的發展因素,讓人品具體化。因此,我們應該朝向幼兒早期去努力。

(圖登・金巴博士向尊者翻譯:)
一般來說,耆老者的人腦也能改變,但最好的時機是幼兒早期。

(丹尼爾・戈爾曼:)
不知是否為實,從20世紀中期起,針對人腦的情緒與社交的連結,該研究愈加成熟,這讓學校打開另一個窗口。

(理查德・戴維森:)
絕對是的。

(尊者以藏語說:)
應有這種差異。改變思想的原因之一是,像是慈愛父母創造的氛圍,改變思想。改變思想的另一個原因是分析觀察,在這點上,耆老者會比年幼者更佔優勢。

(尊者以英語說:)
只有人腦高度發展時,才有能力分析觀察,這點年幼者會更困難。透過分析的改變才是更為堅穩的。年輕人容易受到其他的影響,缺乏自身的堅信見解。

(理查德・戴維森:)
直到二十歲前,人腦發展仍不足夠。

(尊者以英語說:)
是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